浮世

寒冬,白白切切,有一抹颜色
酷暑,枯木燥燥,有一抹水色

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,走路时漫长的沉默,坐在一起抬头看天,为了同一个笑话开怀,晚安前看着对方,晨曦时望着对方。他把我放在心上像一个每天都做的习惯,我只想要这么简单。可是我却得不到,我努力了我觉得很累。我想找一个没人的角落,大哭,发泄,却不想被认为怎么了为什么。如果你懂该有多好。可是我却惧怕黑暗。

2016-04-09

我觉得这两年日子漫长的紧,过去的二十多年一瞬而过,曾经也有过难熬的时间,但是并不会思考太多,反倒是越理智越冷静越冗长的日子里,生活变得毫无乐趣,那么慢,那么久远,又那么珍贵,在我独自一人,无人接近的时刻。无数个这样的时刻,或许以后结婚了就没有这样的难忘的时刻了,它大概是我生命中最珍贵的时刻了吧,没有之一,从此以后,我要被别人填满,被孩子填满,被家庭填满,被争吵填满,被分享填满,被无数个不属于独自的我的一切填满,我将不再是我,或者我是多个我。然而,我还是要记得最近的时刻,我一个人的生活。

2016-04-06
1 / 3

© 浮世 | Powered by LOFTER